懒马手札过往卷首

 

2008-9-25┊星期四┊农历8-26   ┊热。┊2232

 

公司午饭一直是由小饭馆提供的盒饭,两荤两素,汤,饭。

 

常吃盒饭的人一定知道,你甭指望一直能吃到喜欢的饭菜,

 

一星期有个两三天能吃得比较满意,你就偷笑吧。

 

常听公司同事抱怨这个不好吃,那个做的像什么样子,

 

我呢,属于不管是盒饭路边摊还是酒店满汉全席,都能吃的津津有味的那类人,

 

完全不挑食,不是一般的好养。

 

话说给我们做了两三年的这家小饭馆,因为店面拆迁,终止了合作。

 

斐车党便在公司周边找了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小饭店,

 

让这家给我们送盒饭。

   
 

货比三家,什么都怕比较。

 

吃了这家的饭菜,原先一直抱怨的同事反而叹道,还不如原来那家。

 

饭菜汤的份量都比原先那家少,

 

不过,这家的菜,味道比较清淡,倒是对身体有益。

 

从9月1号开始,吃到23号,中间有两三餐实在不像话,

 

跟老板反映也是收效甚微。

 

23号,有很多同事说米饭夹生,斐车党就找店家理论,让他们自己过来吃吃看。

 

来的是平时送饭的毛头小伙,他一进餐厅就被公司的娘子军们炮轰,

 

那些同事们的嗓门确实挺大。

 

毛头小伙一分钟不到就出来了,口里念叨着我们听不懂的方言,

 

虽然听不懂,但能感觉出那是骂人的话。

 

本来遇到事情好好解决就好,偏偏这个小伙子,脾气躁,口德也糟。

 

这样一来,还真是原先的老板憨厚,我们反映问题,从未见他有任何不满。

 

这家饭店后来的处事态度,令我匪夷所思。

   
 

人不可貌相。

 

当时我们选中这家餐厅的时候,完全没有料到他们对待客人的态度如此蛮横。

 

彼此都不开心,自然不能再合作下去。

 

如今我们的午饭要到楼下开发区的食堂去解决。

 

从前找饭馆送盒饭是为了节省时间,现在只能麻烦一点了。

 

我无所谓。不管是自己带的饭菜还是盒饭还是食堂的伙食,

 

我都能吃的很好,吃的很饱。

 

 

 

国庆长假,公司从29号放到5号。

 

斐车党和她台湾来的老友还有斐车党的侄子已经在春秋旅游公司报了名。去大连旅游。

 

我哪儿也不去,留守上海。

 

 

 

7天,玩点什么好呢。。。

 

 

 

 

2008-9-19┊星期五┊农历8-20   ┊真热。┊2532

 

从周二上班气温就一天比一天高,这秋天的老虎,非得抖抖余威不可。

 

32度。热。

 

而新闻的热度一样愈加沸腾。

 

问题奶粉,把中国知名品牌一网打尽,或者说,一个都没少。

我以为,蒙牛和伊利出事,已经给中国牛奶业抹黑一大半的脸了,

结果,光明在后,这下可好,整个一张大黑脸。

没脸见人了。

 

 

 

 

2008-9-18┊星期四┊农历8-19   ┊热。┊2531

 

这周的新闻话题,自然是三鹿奶粉。

 

已经有3名小朋友丢了性命。

 

网上无意间看到一段文字,和我想说的差不多。借来一用。

 

1

 

毒奶粉问题,我一直在关注,但却没什么好说的。

因为别人都已说的很多。骂的很多。

我不知道什么特别的内幕,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观点。

有人问我的看法、感想。

我的看法、感想只有一个字:操。

问我一万遍,也只有一万个操字。别问我这是操谁。操谁谁知道。

2

2002年,我20岁,还是个80后诗歌青年,当时写的一首歪诗里有几句——


祖国啊

我那耳背的祖国

我为你唱了一千首情歌

你却

听不到

现在觉得,情歌人人在唱,祖国耳背依然。

这段文字的作者叫东东枪。他的自我介绍:

东东枪,男,1982年生。天津静海人,上海户口,居京城。

是一台入门型copywriter

是外地来京大坏胖子,

是光明磊落的早衰卡通人儿,

是花枝招展的青年老干部儿。

其人爱醒爱醉,恨生恨死,将信将疑,且退且进,有悲有喜,无业无家。

三鹿奶粉给我带来的另一个冲击是,蒙牛和伊利居然也掺假。

多有名的牌子,奥运会指定牛奶云云,谁知,他们还有这手。

活在当今这个世上,种种迹象,种种事实,

逼得你直接朝两眼一摸黑闭着眼吃东西发展,哪儿还有什么放心食品啊。

这乱糟糟的世界,是管它好,还是随它去好还是只管自己好

上周在中央教育频道看到一则公益广告,是有关拯救频临绝迹的植物。

广告中提到植物学画家李爱莉。

正是以李爱莉的口吻,告诉大家,她爱看爱画的植物,

有一天我们只能在画中看到,因为我们只管砍伐,那些植物都以死抗争了。

看到植物学画家几个字,就想到了孔雀,

那么爱画花草的她,如果能出本花草的画集该有多好。。。

 

 

 

 

2008-9-16┊星期二┊农历8-17   ┊闷热。┊2429℃

 

上周五正要上传网页,却发现不行,

 

找空间供应商询问,居然又是在系统维修。。。

 

今年这是第几次了,我这个郁闷。。。

等到晚上七点左右,竟然还没好,悻悻然的,只得打道回府。

 

在中国,顾客是上帝这句话绝对是骗人的。。。

 

三天假期,上海阴雨居多,

周一那声雷,一是吓了我一跳,二是让家里立马跳电。还好不是深夜。

今天上班,电脑一开机,就发现不对劲,屏幕上一句英文,似是某处烧坏。

原来昨晚那声雷,搁这发威呢。

斐车党把我的电脑主机抱到芙蓉江路电脑城。。。

结果,那台机器不能用了。

一声巨雷,烧坏的还不止我这一台。据说电脑城里很多人抱着机器去修。

好在,幸亏,走运的是,硬盘里的内容都在。

我没有跳脚。

 

 

 

 

2008-9-12┊星期五┊农历8-13   ┊阴沉。沉闷。┊2429℃

 

天空阴沉,像是要下雨,但又不成气候,僵着,闷着,一派难过。

 

 

 

周日就是中秋节,我们公司休假到周一。上班的应该都差不多吧。

 

我问欣悦吃不吃肉月饼,这丫头回道:

 

还肉月饼呢,用自己的肉做月饼吧,现在月饼贵得都可以吃人了

 

物价贵哦,连个毛孩子感慨都比我深。

 

欣悦,小朋友,不管现在有多不如意,都坚持一下下,为你加油。。。

 

 

 

 

2008-9-10┊星期三┊农历8-11   ┊有点热。┊2532℃

 

92号新闻坊报道,有位12岁的男孩跳楼身亡。

 

12岁,中队长,开学的第二天,和父母有过争吵。

 

而后,生命消失。

 

捶胸顿足的、追悔莫及的,一定是父母。

 

生孩子远比养孩子简单,一直以为,如果没有自信教导孩子,不如不养。

 

那种养子变成养恨养痛的,也,不如不养。

 

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何尝不是对孩子的人生负责。

 

 

 

9月, 秋天似乎到了,皮肤开始干燥,夜晚开始贪暖。

 

今年夏天一直只用暖席,现在尚未撤,拿了薄被出来,半垫半盖,

 

初秋,如此对付,足够。

 

 

 

08年买了近40部影视碟片。

 

按捺不住好奇,还买了几部日剧。我以为,不会太差。

 

4部: 《海滩美少年》、《三十拉警报》、《太阳季节》、《利家与松》,

 

只有古装剧《利家与松》 可看。虽然长达49集,却能让我继续。

 

其余3部, 阴暗、阴郁、阴沉,甚至还常常兼有变态与恶心之类情节,

 

看得非常之不舒服。

 

《三十拉警报》是反町隆史主演的,勉强看完,结局让人很是郁闷。

 

《海滩美少年》、《太阳季节》只看第一集与最后一集,

 

而且只看开始与结局,都有些看不下去。

 

总觉得现在的日剧不管是故事情节还是表演方式,都让我看得不舒服。

 

不知道现今的日本是否真有故事中那般人和事,那般变态。

 

其实看过一些日本的纪录片,远比电视剧来得自然、亲切。

 

日剧的黄金时代早已过去。

 

最喜欢木村拓哉的《悠长假期》、《恋爱世纪》;龙泽秀明的《魔女的条件》,

 

除了这3部,如今我看日剧,再无超越。

 

 

 

还好剩下的碟片好看居多。

 

韩剧里经常配角长相也好看,甚至比主角还好看。

 

配角有时候会当坏人。

 

于是发现,再好看的人,面目狰狞起来,也是丑陋的。

 

经常微笑的人久而久之大概也会成为美人吧。

 

生活中的你我,连常常面带微笑也难,

 

也许我们能做到的,只是面目和善而已。

   
 

中秋和国庆两节临近,910月一过,一年马上就要结束。

 

 

 

薄荷和枸杞子生虫了 ,用药水喷了两天,啥用也没有,

 

一气之下,把发出来的枝枝蔓蔓全剪光光。

 

 

 

上次看奥运会开幕式,忘记说,很喜欢阿根廷 的国旗。

 

是这样的:

 

 

 

 

看到介绍猫王的电影《蓝色夏威夷》。

 

迷人的热带风光,猫王迷人的歌喉,夏威夷的草裙舞,

 

让我对这部影片忍不住向往。

 

 

 

周日知道一种新书法:六分半书。郑板桥所创。

 

集行、楷、草、隶于一体,自成一体。

 

郑板桥的作品没怎么太留心,我只钟爱仕女图,近年又迷上漫画插画,

 

板桥的竹子自然是关注甚少,如今一瞧,好看。

 

 

 

 

 

2008-8-19┊星期二┊农历7-19   ┊热。┊2735

 

连续数日傍晚或晚间都有炸雷暴响。

 

有一日,正在房间看电视,

 

雷电爆炸般响起,近若咫尺,我措不及防,直被吓得哆嗦了好几下,

 

嘴巴里还没意识得蹦出几句,天呐天呐。。。

   
 

原以为,下一场雨,就应凉快一些,谁料,白天依旧暴热。

 

哼,此雷白响了,此雨白下了。

 

 

 

上周在信箱里看到上海市政府发的一个塑料小勺子,很小,勺柄上镂空雕了两个字:2克。

 

原来是告诉人们每天 应该只吃6克盐,换言之即3勺盐 ,

 

上海市政府这种做法倒是值得赞许,不仅明示,且有实物参照,

 

我们可以据此了解自己每日是否超标。

   
 

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自己的饮食的呢。一定不是青春年少时。

 

那时候要忙的事太多了,吃这个问题一向是交给父母操办的,

 

等到要关心自己应该吃什么,什么东西不能吃时,

 

人生一定是到了有所顾忌的时候。

 

而年轻,总是百无禁忌。

 

 

 

16号和斐车党去世贸商城看上海书展。收获甚微。

 

我只买到一本王国维的《人间词话》。

 

书展似乎一年不如一年。

 

平时买不到的书,以为在书展上至少能满足,

 

但事实上,书展似乎成了促销的地方,看到的书,有的近乎滞销书籍。

 

这次想买的书有席绢的小说;洁尘 的影评、书评、散文;

 

还想买几米的绘本图书《我的错都是大人的错》;也希望看到动画片《功夫熊猫 》。

 

遗憾的是,全都没有。

 

无论是质量还是人气,都令我有些失望。

 

斐车党是被我拉去的,到最后,我们齐哀叹,不如去书城买书算了。

 

 

 

奥运赛事一次未看,我的转播员就是斐车党。

 

听说,刘翔因为伤痛,退出了比赛。

 

呼声越高的人往往到最后最让人意外,

 

这一次,虽然媒体口口声声说要理解刘翔,但我相信,一定有很多人失望了。

 

 

 

于是庆幸,我对体育的清心寡欲。

 

无欲无求,无求无惧,人世已够纷乱,还是少些懊恼的好。

 

 

 

 

2008-8-15┊星期五┊农历7-15   ┊白天依然热,晚间已然凉。┊2635

 

2008888奥运会开幕式,看得并不喜欢。

 

看完开幕式便开始看碟片。

   
 

办公室里连清洁阿姨都对赛事热烈讨论,独我,不发一言。

 

世上总有人对体育一丁点兴趣也没有,还有游戏,

 

这两样多少人追捧的事情,我却完全没有兴趣。

 

斐车党说最近看比赛,熬夜厉害,我却反而,每晚都睡得很饱。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各自尽兴就好。

 

 

 

 

2008-8-8┊星期五┊农历7-8   ┊热。┊2733

 

87日,送老妈出国,去老哥家探亲。

 

之前母亲思想负担甚重,

 

说自己从未出过如此远门,一句洋文不懂,万一丢在异国他乡可如何是好,

 

抠尽脑汁找词安慰,她还是害怕,甚而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终于,上战场。

 

劳烦斐车党开车送机。

 

排队划位时,我俩四下观察,

 

瞧着一位老伯面目和善,上前询问,原来是老伯的女儿出国。

 

老伯和他女儿都一口应允,愿意一路带着老妈走。

 

就瞧着老妈神情顿时松懈。有人依靠真是好。

 

那位小姐姓乐,带着女儿和近乎一列队伍的行李,

 

母亲倒是能帮她照看行李和孩子。

 

互相帮助的感觉也很好。不会一方觉得欠另一方太多。

 

老妈笑眯眯的出关。

 

晚上还是有些担心,快天亮时,我甚至还在半梦半醒之间,

 

帮老妈预演了一遍过境场景。

 

今天上午,兄长告知,母亲已经平安抵达。

 

及至和母亲通话,话筒那头的人,已是笑谈过往。

 

确实,没什么好怕的。

 

 

 

出行之前,母亲曾说,若是和你爸一起出去,该多好。

 

这岂是母亲的遗憾,亦是我们四位子女的遗憾。

 

人生不可能十全十美,我们只能知足常乐。

 

 

 

今天奥运会开幕,起初母亲还担心错过,

 

她不知道因为时差,她现在待的地方,还是7号。

 

 

 

88日,全中国,全世界瞩目的奥运会,就要开始了。

 

 

 

 

2008-8-1┊星期五┊农历7-1   ┊又一场热气侵蚀。┊2734

 

82日,马儿和欣然共同的生日,祝福你们,一切都好。

   
 

昨天给欣然妈我的同学落雪也买了礼物,

 

我不希望,岁月让她成为妈妈却遗失自己。

 

对于孩子妈,总想让她们对自己宠爱些。

 

只是,这个希望常常被现实击碎,当妈妈似乎就不能当回原来那个自己。

   
 

我是自私的,太注重自己的感受,对养育下一代总是抱着逃避的态度。

 

 

 

 

2008-7-23┊星期三┊农历6-21   ┊热浪逼人。┊2836

 

昨天在自家信箱发现一封手写信笺,黑色粗重水笔,笔迹不算难看,

 

没有落款。寄件方的邮局印章也极模糊,信封则来自河北任丘。

 

如今能收到手写信不容易,还以为,能有什么惊喜。

 

打开一看,是印刷传单,心已半凉,上书我中二等奖,得16.8万元本田轿车一辆。

 

切。又是放屁一个。

 

已是第二次收到这样的信,第一次想也没想随手就扔到垃圾桶,

 

这一次,忍不住牢骚两句,这厮难道一定要钓到我上钩为止

 

切。切。切。

 

 

 

7月初无意听到一个新声音:张志林。好听。

 

很喜欢他唱的《爱上你是一种罪过》,

 

他的声音和刘罡很相似,我简直要怀疑是不是一个人。

 

他俩的声音都深情、婉转、有一种在你耳畔轻语的温柔。

 

如今歌手日日翻新,但是让自己听到心坎里的又能有几个,

 

而就算听进心坎的歌手,他又能拥有几首真正的好歌

 

 

 

昨天在马儿日志上读到她的夏天心事。。。

 

马儿最后说,顺其自然。

 

我们都要学习从容的顺其自然。马儿,我们,共勉。

 

 

 

 

2008-7-15┊星期二┊农历6-13   ┊晴朗暴热。┊2835

 

上周絮叨了几句莫非的文章,今天看到他在博客里的回应,还有散儿、如果、晓寒的留言,

 

唇边忍不住的笑容,一直蔓延。

 

我相信,女人看文字,更趋于感性。

 

莫非每句话都很有份量,但却难于触动女人心底感动的琴弦,

 

也许,男人们更欣赏他的文字吧。

 

男人与女人,到底是两种动物。

 

 

 

最近在用成龙做广告的霸王洗发水,

 

对成龙,一直是怀有敬佩之心的,对他代言的产品也没由来的完全相信,

 

霸王洗发水有点中药的味道,不太好闻,

 

洗过之后,头发有点硬,从夏天开始我的头皮就算每天洗也会痒,

 

而用霸王后似乎痒的频率反而快了,

 

看来,只能相信成龙一次了。

 

以前的成龙几乎不做广告,如今,看到他做的广告有三四个,

 

但愿,这位全世界的大哥,不要像其他明星拍广告那样不挑。

 

 

 

用来用去,还是飘柔和潘婷最适合我,

 

力士最离谱,用完之后,我的头皮屑居然像雪花一样漫天飞舞,

 

清扬一般,小S那句广告词,就信清扬一辈子,每次听都觉得好假,

 

一辈子用一种洗发水,这种人,现在可能有吗。

 

 

 

年岁日长,发觉自己的发丝不若从前那般柔软,

 

记得自己的头发很细,如今有掉发,拣起来细看,觉得粗了很多,

 

最是年轻样样好,细嫩的肌肤,柔软的头发,明亮的眼神,轻盈的脚步,

 

当那些都离我们越来越远时,如果我们还能有一颗年轻的心,

 

那些不年轻,或许,可以不在意吧。

   
 

只是,如何保有一颗一直年轻的心呢

 

 

 

 

2008-7-11┊星期五┊农历6-9   ┊上午晴好下午阴雨。┊2734

 

母亲昨天回家了。

 

每年和母亲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如果不是母亲来上海,大概只能长假团聚几天。

 

这次母亲在上海差不多待了一个月,

 

我懒得找小床另搭铺,就跟母亲睡一张床,好家伙,老妈这一躺,

 

都快把我挤得没地了,谁让俺偷懒呢,人家老太太也还委屈着呢,

 

有时候念叨两句:不舒服,然后,还长长拖一口气:唉。。。

 

晕。

 

母亲唠叨依然。

 

虽然鼓励自己,被唠叨N年了,好歹也总结一套反唠叨法,

 

总不能一辈子拿妈没辙吧。

 

事实是,真拿她没辙。

 

我一直是说话比较冲的,所以一没辙就忍不住对母亲大小声。

 

不管什么人,要一辈子好好相处,都是非常艰难的事情吧。

 

相识容易相处难。

 

好在天下父母对孩子都存有莫大的宽容,

 

无论我们怎样放肆怎样不耐烦,当爹娘的,转眼,就忘了。

 

早就跟自己说,要孝敬母亲,要把对父亲未尽的孝心全用在母亲身上,

 

却,真到相处时,没有一点耐心。

 

 

 

晚上一人睡大床,那是一个惬意。

 

一楼阴凉,午夜,风从窗帘下吹动,一阵一阵,送到床榻,很舒服。

 

天凉好个睡。无梦搅扰一夜到天亮。

 

 

 

中午听收音机,刚好听到相声里唱平剧。

 

不由得又想到了赵丽蓉。

 

早在她小品成名之前就看过她演的平剧《花为媒》。

 

那时读小学,公社大礼堂放电影,

 

我没抢到位子,就坐在礼堂外的窗台上看了一个多小时,

 

我并不喜欢听戏,连家乡的黄梅戏也没怎么用心听,

 

可是那次看《花为媒》,我却从头到尾听得仔细,

 

当下心里那种喜欢一直存到今天。

 

来上海这么多年,每次去音像书店,都会下意识的找《花为媒》,

 

却没有一次如意。

 

赵丽蓉老师去世后,她的小品作品曾经集中出版过,但《花为媒》却未见。

 

只有想念。

 

 

 

下午依然习惯性去看朋友们的网站。

 

莫非在本命年里表现非凡,有时候不是一日一篇而是一日数篇的在更新,

 

这速度一定令很多懒虫们汗颜,当然也有人调侃莫非发神经。

 

上周莫非邮件里说:

 

发现你不能进入我文字表达的情景。因为不能理解,所以隔膜日深。

 

可能是我走得太快,拉远了咱俩之间在文字理解和表达方面的距离。

 

很长时间去看莫非的文字,无话可说,无感可慨。

 

有时候耐住性子看完,有时候直接用扫的,

 

莫非的文章,在我看来,有点太刻意于词藻的华丽,

 

看到大段大段厚重讲究一点也不文盲的或暗喻或嘲讽或评判的词语,

 

我时常感到眼晕。

 

我只能说,自己不能接受这样的表达方式,因为不喜欢,所以懒得费劲理解。

 

如果还是一如往常,懒丫头一个,自留地都快被我踩出道了,她还是动也不动。

 

乖乖更绝,干脆把博客文章全删了,人家现在是负数嘞,

 

我问她咋这么性格,她连留言板都懒得用,邮件回我,说是不想要博客了。

 

师父耕田忙,徒弟田地荒。虽然是天地之别,但都个别,不愧师徒。

 

1900小懒,更新不快,文章有趣。

 

cph49文章虽不多,但每篇都让我有同感之处,尤其是描写栀子花那篇,

 

原来,他也是喜欢栀子花的。

 

马儿的文章只两个字,喜欢。

 

 

 

晓寒的文字也是喜欢的,只是从未正式和她打过招呼。

 

最初,似乎是从1900的链接里偶然读到她的文字,

 

看了,喜欢了,留心了,这样,也就够了。

 

 

 

时间越来越不够用,收藏夹里好多优秀的网站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看了,

 

昨天打开其中一个,却发现,消失了。

 

没有用搜索,我愿等待,下一次,偶然再遇见。

 

 

 

 

2008-7-9┊星期三┊农历6-9   ┊骄阳酷暑。┊2735

 

出梅后马上就是酷暑,很清早,艳阳就高照,温度灼人,

 

一向是不太喜欢夏天的,热乎乎的天气,人很容易犯晕,

 

只是这个季节植物都生长的出奇快,

 

原本以为不再开花的茉莉,这两天噼噼啪啪又接连开出好几撮花骨朵,

 

还有月季和枸杞子,这两株是同事4月送我的,

 

刚种下时,叶子有些发黄,我还担心不能活呢,

 

结果不过两个月光景,不仅长势喜人,居然还开花了。

 

月季叶子还没长开时,就有小花争相开放,我原来以为是那种像玫瑰一样的月季,

 

结果开出来的花很碎小,不过颜色我喜欢,姑且养着吧。

 

枸杞子很令我意外,开紫色小小的五瓣花,白色花蕊,花蕊里面还有一根淡绿色花心,

 

周一上班发现枸杞子一下子蹦出十几朵花苞,

 

嘿,我这个乐,没事就到它面前晃两下,过过眼瘾,陶醉一下。

   
 

种植物还是能开花的,比较有成就感,只有叶子,似乎单调了些。

   
 

已经很久没有关心新闻了,有点刻意的避开眼下的各种新闻,

 

地震以及奥运,都没有太注意。

   
 

和母亲去斐车党家小住两天,有一天天气不错,去社区花园拍了好些照片。

 

俺妈,那可是个相当相当爱拍照的人嘞。

 

上两张:

 

 

 

 

今年夏天上海流行一种凉鞋,据说最初是穿在沙滩上的,如今上海的大街上比比皆是:

 

 

从左到右三只脚,依次是斐车党、育兴、懒马。

 

5月出去溜达时拍的。那姑侄二人都怕热,所以光脚,只有我套着丝袜。

 

我鞋上的黄太阳,后来发现走没了,有点可惜。

 

还好没丢之前拍了照片。

 

这凉鞋初穿时天气不热,还算受用,

 

但天一热,那鞋里的温度可是一个烤猪脚的感觉。

 

母亲看到这鞋,却说喜欢,热点也不怕。正好,老妈接收,我乐得送出。

   
 

上海龙华烈士陵园,让我最念念不忘的雕塑:

 

 

我和斐车党都比较好奇,他的正面会是什么样。

   
   
 

新浪博客有个叫BJQIQI看图说话<http://blog.sina.com.cn/BJQIQI>的,

 

一直很喜欢他拍的花朵,也喜欢他拍的房子,

 

最喜欢这张:

 

 

 

 

 

懒马手札过往卷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