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马手札过往卷首

 

2007-9-28    星期五    农历8-18┊多云。乌云密布。    23~29

---------------------------------------------------------------------------------

中秋节的月饼吃到两种可心的。

宜芝多月饼。

宜芝多是台湾人成立的,但其技术及品质又深受日本影响。

懒马自2006年末,抵制日货。

抵制的相当挣扎。

比如日本的味千拉面、生活用品、文具,

都以其精细、体贴、人性、质量、出色等等,

吸引着我,每次一眼相中的产品基本都是日本制造。

这些话,之前就提过,

又絮叨一遍,

还真的只是恨铁不成钢。

什么时候中国制造也能凭借其过硬的质量,而成为我们的首选呢

不是以抵制日货为前提,

喜悦的,自豪的,去购买国货,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又走题了。

 

宜芝多首先在包装上就让我欢喜。

外包装红黑两色,简洁、经典,设计巧妙,

它不是以传统的盒子形状来示人的,

而是一张有边角的纸板,四边对折即成一盒,

封面是一个银色吸铁搭扣。

内附一张中秋贺卡,一样别具特色,令人难忘。

外皮红色,内里白色空白。

封面以全版月亮为画面,

月亮是从月牙开始,从一丝月牙到一弯月牙,

再从半个月亮过渡到一轮满月,

月亮包围的中间是中英文的谢谢两字。

封底则是宜芝多英文、图形、文字商标,

以及一句广告语:
在乎你最在乎的人。

 

我喜欢这样的设计。

更喜欢它的品质。

宜芝多的面包、蛋糕真是好吃到没话说,

月饼呢,差强人意,还是甜。

 

相比较今年所有都涨价的月饼,

我更爱吃肉月饼。

 

在家乡,最不感兴趣的就是月饼和粽子,

家乡的月饼甜到腻,

粽子只有白糯米粽或者红枣粽子,煮熟后还是沾白糖吃,

每每到吃这两样食物的节日,我是一点也提不起兴趣。

 

到上海才发现。

原来月饼可以做成肉月饼。

粽子也可以做成肉粽子。

 

这才开始大大享受起月饼和粽子来。

 

今年公司在楼下工业区食堂买了肉月饼给大家吃。

酥皮、滚烫、肥瘦均衡的肉馅,

吃的我兴滔滔。

 

打电话给母亲。

问“家里有人做肉月饼吗

母亲说哪有。

咳咳,多好的生财机会,

如果有人能到上海学习技术,

回去造福乡亲连带发发财,多好的事。

 

 

 

2007-9-25    星期二    农历8-15┊中秋节。┊多云。闷热。    24~30

---------------------------------------------------------------------------------

中秋节我们都在上班,都说现代人不重视传统节日,

事实上,是政府不重视,

如此的传统节日,政府就是不放假。

除了吆喝卖月饼卯足了劲之外,关于中秋的美好故事,无人再提。

 

其实,我们国家要学习的地方真多,

台湾中秋放假就值得政府学习,

再这样忽视下去,

不知道中秋节是不是也会被韩国抢先申请世界文化遗产。

 

还有团圆的意义越来越薄弱,

有多少个孩子都散落在外埠,真正守在父母身边的能有几个。

中秋团圆节,

我们能做到的,

只是,

与家人心团圆。

 

今天有惊喜。

上午收到朋友寄来的快递。

一份给斐车党,是咖啡+她女儿郁轩画的画。

我的则是空白十字绣+郁轩的画+卡通笔。

意外。

欣喜。

还以为这家伙忙着赚钱忙着养女儿,

没空想到我们呢。

原来,还是被人记挂的。

 

郁轩画的画色彩鲜艳,

一窝小老鼠,可爱。

孩子娘形容过这小妖怪,说她爱漂亮爱臭美,

小小年纪,对捣腾自己兴趣非凡。

 

孩子娘是早年同事,坐在我身后的位子,

我俩都喜欢木村拓哉,聊起木兄全然眉飞色舞。

可惜这家伙结婚之后,

诸多喜欢一律减淡,

每天唯一的主题,就是女儿天下第一。

 

喂,姓王的,马某甚是喜欢你送的礼物。

谢啦。

 

 

 

2007-9-22    星期六    农历8-12┊阴。雨。    24~26

---------------------------------------------------------------------------------

范铭和阿秋的文章发给马儿。

马儿回了邮件。

末尾写着:

只好。不看。不听。不闻。假装很幸福。

原来马儿对国家种种黑暗失了望,

抽身出外,只能不问,但求不愤。

 

她对时世的了解比我多,故而看穿也多。

 

我几乎没在世事论坛逗留过,

而论坛据说是被封帖子最厉害的地方。

 

用“央视裁员”在网络上搜了搜,

结果,真如马儿说的那样,

那些不同声音的帖子要么完全打不开,

要么就说“系统正忙,请您稍后再试”。

 

情绪突然有些低落。

 

我们,活在当下的我们,到底要怎样对待国家现状

战争时期,我们可以由衷呐喊,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但这貌似和平的年代呢

有那么多比战争更残酷更卑劣更丑陋更肮脏的事情发生,

我们无力阻挡,

甚至,

我们宁肯故意逃开,

只但愿能保留自家的一份平静。

 

让人民平静过日子,是一个国家义不容辞的责任吧

 

范铭选择离开,她不仅离开了央视,也离开了中国。

我相信她不是从此远走高飞。

因为如果她热爱自由,

有烽烟的地方才是捍卫自由的人的战场。

 

如果,像Ta们一样的新闻工作者都对现实彻底绝望,

放弃了中国,

中国才会真的黑暗吧。

 

今天还听到新闻报道,

说中国奥运会火炬传递取消台湾行。

突然就想到“自找没趣”这四个字。

 

还看到韩寒博客上一篇辛辣畅快的文章

今天起,我封杀央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0ax7.html

 

是的,我们国家,真的是大问题、小问题,各种各样的问题,一大堆。

但,

我仍然愿意关注现状,

也仍然愿意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2007-9-20    星期四    农历8-10┊浓阴。似若有雨。    22~28

---------------------------------------------------------------------------------

今天收到莫非邮件,说他另外新开了一个博客。

他在天涯博客遭遇拦截,因为发表的文章里含有敏感字眼。

很多人都遇到过此类状况,

而所谓敏感,只是论及国耻。

 

我们以为现在的言论已经很自由了,

其实,

限制到处埋伏着,

我们离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日子还远着呢。

 

不问政事,只关风月。

这样可以过的更快乐吗

恐怕不行。

这俗尘里哪哪都是限制,想遁世般过活没可能了。

 

莫非这次用的是牛博网,

速度不如天涯博客快,大概是因为正升级吧。

新博客目前有两个栏目:

胡言乱语

胡思乱想

一看我就乐了,而且立马窜进脑子另两个词:

胡搅蛮缠

胡作非为

哈,我有点胡扯啦。

 

说到博客,有几个人要提提。

柴静、范铭、婕铭。

三位姑娘都在中央电视台工作,柴与范更是大名鼎鼎。

最初莫非跟我推荐了柴静的博客,

从柴静那儿自然而然也知道了到范铭、婕铭,

她们可是三朵姐妹花。

看她们去国外旅游的照片,好一番羡慕。

 

婕铭虽然没有那二位名气大,

但文章亦得我心。

最喜欢她写的:

人生就像一条魔毯,总在没边儿没沿儿地铺张,俗人们就会迷失方向。

 

于是,人心开始动荡。

是留下还是走开终究人活着不能靠吃理想。

是留下还是走开下一个街口是否有我想看到的鸟语花香。

但天上只有一个安拉一个主,你有何卓然造化让他了解你的念想

所以,他只能微笑着看我们在地上,磕磕绊绊,如蚂蚁状。

 

柴静的博客比较正统,几乎不说闲事。

比较起来,我看范铭的,稍频。

 

2007年8月11日,范铭 在古城南京成亲,新郎安替,名字挺特别。

不熟悉这人,俺孤陋寡闻。

 

我与三位姑娘素不相识,所有讯息都只凭喜欢二字得以了解。

但凡喜欢,而她们偏巧又有些名气,

在网上总是能了解大概。

 

所以,知道了范铭是无锡人。

网上看过这么一段介绍:

范铭,文学硕士

血型 :热血女青年(反复献血被诊断为A型,愣是不信)

理念:热爱新闻 热爱自由

爱好:在路上

格言:有所为 有所不为。

 

欣赏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人。

因为自己这方面欠缺。

还有,懒马也是A型。

 

在今天之前,一直以为,三位姑娘身处国家喉舌的中央电视台,

肩负着全国人民的信任与期望,

一定生活的很精彩。

 

虽然柴静从7月就停止了更新,

范铭、婕铭也停顿在8月,

但我以为,她们,或在战场上,或在甜蜜中,

完全不曾料到,

她们 正置身于一场浩劫。

令人心寒与悲愤的浩劫。

 

看以下两篇文章:

范铭文章: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bfd501000bhd.html

阿秋文章: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56d00501000a4a.html

 

谁能相信,中央电视台会这么黑暗。

哑然到失语。

 

 

 

2007-9-14    星期五    农历8-4┊阵雨。    23~30

---------------------------------------------------------------------------------

早上上班途中看到一个骑车人穿了件紫黄圆点相间的雨披。
不一样,真不一样。
中国十几年来雨披不外乎四种颜色,红、黄、蓝、绿,
而且雨披上绝无任何图案,顶多也就是个厂家名称,
还不如没有呢。
十几年如一日,没有创意的雨披,还真是够坚持。
今天看到那有点花哨的雨披,嗨嗨,嘴角忍不住一乐。
终于,中国的创意来了,我们的小雨披有新衣裳了。
马上又想,要是能在雨披上画点花啊草啊人啊,
一定大卖。
唉,这个点子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实物呢

正在瞎想,嘿,今天还真是雨披大出动,
我竟然又看到一个穿黑色雨披的人。
全黑。墨墨黑。
那样子,立马让我联想起一个神。
什么神呢,大家心知肚明。
迟早我们都是要跟他见面的。

 

所以,在人间,我们要好好享受。
享受我们正拥有的,也享受偶遇的。
譬如那件紫黄圆点相间的雨披,看到它的愉悦心情,我,享受着。

 

 

 

2007-9-12    星期三    农历8-1┊多云。    24~32

---------------------------------------------------------------------------------

今年5月份,网络送给我一个奇迹:

与马儿相遇。

 

而昨天,9月11日,又是一个网络带来的奇迹。

还是一封从天而降的邮件,

竟然是差不多20年没有联系的小表弟金钢发来的。

 

父亲的兄弟姊妹颇多,父亲在世时,尚有联系,

但也仅限于父母与叔叔姑姑之间,子辈们几乎不走动,

尤其是我,从不喜欢窜门子,

叔叔姑姑家有几个孩子叫什么名字,

所知甚少。

 

完全没有料想到在虚拟的网络里,有个小表弟突然登门拜访。

 

金钢是从网上看到我的文章搜寻到顺其自然,

而后找到我的,

他惊喜的发邮件给我,

我惊喜的看到邮件,

这样的相遇,确实,只有惊喜可以形容。

 

 

 

2007-9-7    星期五    农历7-26┊晴朗。    22~30

---------------------------------------------------------------------------------

上周说了朋友们的忙碌与懒惰,

看到两篇文章,令我哑然失笑。

 

如果那篇,写了我们的相遇与疏淡而牵挂的往来,

更多写了我和她的懒,吼吼。哈哈。

这家伙和我越来越懒味相投,有点糟了呢。

不过,如果,你冤枉我了,

我啥时候只换页首图片就当更新啦,

人家最不济也会更新手札,

这条罪名懒马我可是坚决不承认。

 

从2003年9月11日02:25AM,

如果第一通留言 开始,

我们,已经认识4年了。

如果说成两三年,错啦,4年喽。

咳,这下了解到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这句话有多至理名言了吧,

我们啊,日子过淡了,往事也都模糊了。

 

莫非呢,把我写自己的懒再贴到他的博客上,

哼哼,兄台呀,你这算不算也是一种懒啊。

被懒马倒打一耙,傻了吧。

嘻嘻。

其实,还是谢谢你那么关心这里的进度,

我知道,

这里前进,我的思想才不会倒退。

 

谢谢你们。

我会继续。

时懒。

时勤。

别打我啊。。。。。。

 

今天偶然发现一位诗人,写童诗,有两首深得我心。

 

积雪

上层的雪

很冷吧

冰冷的月亮照着它

下层的雪

 很重吧

上百的人压着它

中间的雪

很孤单吧

看不见天也看不见地。

 

露珠

谁都不要告诉/好吗

清晨/庭院角落里

花儿/悄悄掉眼泪的事

万一这事/说出去了

传到/蜜蜂耳朵里

它会像/做了亏心事一样

飞回去/还蜂蜜的 。

 

诗人的命运却悲凉。

金子美铃,日本人,1903~1930,自杀谢世,年仅27岁。

 

想起海子。

想起徐志摩。

诗人的命运,是否,都如此这般大起大落

 

 

 

2007-8-31    星期五    农历7-19┊阴 。    25~32

---------------------------------------------------------------------------------

俺的7月报表刚刚上交,8月紧跟而来,日子过的似乎一点缓冲也没有。

其实说到底,还是一个懒字作祟。

每天都忙碌着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

重要的反而耽搁了。

我啊,这一个“懒”字可算是吃定我了。

 

朋友们也都忙碌。

斐车党不必提了,忙到恨不得就此罢工;

落雪忙着养育欣然,我送她育儿笔记本居然到现在也没用上;

如果也忙,这家伙的博客还停在7月呢;

马儿最近迷上了手工,正发狂;

刘师傅新买了超昂贵的苹果电脑,快成老超人了;

莫非忙着数落我,你,你,你又多久没有顺其自然啦

 

嘿嘿,我只能干笑两声了事。

我啊,为什么要叫懒马呢。

俺的本性难移啊。。。

 

从6月开始就犯懒,发生的好些事都懒得写,

或者,想等不那么忙的时候再写。

可惜日子一天比一天紧巴,

我就把一件件事情都过成了往事。

 

嘿嘿。这会有点心虚。

因为,我得招认,虽然忙,可抓图强盗的勾当俺还是天天干,

根本是已然成瘾,

肚子里藏了好些小馋虫,天天怂恿我找啊找啊。。。

满天下的好图,把我给景仰的,

哎,天下的高人这一个多啊。

 

今天,俺先说个。

孔雀。

 

 

 

2007-8-11    星期六    农历6-29┊看似想下雨,又死活不给个痛快的阴沉天。    26~32

---------------------------------------------------------------------------------

正常的解释:

我是个小妇人,想当个大富人。

其实是:

吃饭前,我是个小腹人,吃完饭,我是个大腹人。

以上,

乃斐车党与懒马闲话偶得。

以下,

沉痛哀悼我日趋臃肿的身材。。。

 

11号,周六,上班,做报表,还一屁股债中的血债。

 

 

 

2007-8-2    星期四    农历6-20┊热。午后有雷阵雨。         29~39

---------------------------------------------------------------------------------

今天是马儿和欣然的生日。

好日子。

祝福两个妮子,一切都好。

 

借着家事,懒惰了好久,网站都快荒了。

每天都有本事不专心,

公事也罢、私事也罢,

屁股后面有形无形的背了一身债。

 

lily的孩子也将在8月诞生。

上次联络的时候,她告诉我预产期在8月。

简直要笑自己笑到牙根痒,

lily的结婚礼物还没送呢,人家已经。。。

晕。

 

几乎每天都去莫非、马儿、乖萝卜的网站走动,

莫非更新博客的速度相当于上班,佩服。

马儿有声有色的笔墨生活一如以往让我欢喜。

乖萝卜隔三差五的手工让我羡慕的紧。

每个人都把日子活到丰盈,

独我,懒着。

 

昨天去乖萝卜网站,看到她结婚的消息,

为她高兴。

娶到她的那个人一定不俗。

今天再去四月咖啡馆,又有更新。

原来,乖萝卜是2007-7-7成亲的,难怪她要征集7月7日的明信片。

由一个人变成两个人,

乖萝卜的网站会有什么变化呢

期待着。

 

整理房间,又翻到席绢的书,

除了琼瑶,她是我最喜欢的作家。

每次等她的新书都要等到心焦才算完,

台湾和内地不能同步发行吗

连《哈利波特》也不过相差1个月就能全线上映,

偏偏席绢的书要等上整整一年。

这个呕。

席绢中文网上有贴子说席绢也结婚了,

也许还跟着会生孩子。

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好奇。很好奇。

 

席绢真的是个很低调的人,

网上她的新闻是那么少,

无论我用谷歌还是百度还是网易搜索还是雅虎搜索,

出来的新闻就那么几条,

而且大多是个人发布的大概消息+自我心情。

 

席绢并没有官方网站。

 

在网上搜啊搜,看到席绢终于有新书出了。

《墨莲》、《第二》,

还有一部似乎叫《青帝》。

 

什么时候我才能在书店里看到这些书啊。。。

 

 

 

 

懒马手札过往卷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