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奶奶

父亲那一房的至亲中,姑奶奶是我从少年时代直至今日仍觉最亲切的一个。

  

姑奶奶是父亲的亲姑姑,住在乡下。

每年春节,父亲必带着我们兄弟姊妹四人去乡下祖坟祭拜,

祭拜完祖先后,父亲总是会把我们带往姑奶奶家。

我从沒想过问父亲原因,因为奶奶也是住在乡下的,

可我们却很少这样成群结队的去奶奶家,

大多数时间都只是父亲单独去探望奶奶。

 

说实话,我们家的孩子与奶奶并不亲。

记忆里,姑奶奶倒更像是我们的奶奶,

而每年春节去姑奶奶家几乎成了我们过年一项传统节目。

 

去姑奶奶家总是要走乡间小路,

有时候阳光很好,我们几个小辈跟在父亲屁股后头,

哥哥们与我和姐姐话不多,

我和姐姐一路走着,有时候聊天,

更多时候享受阳光下的走动以及沿途看风景。

 

记得路上要穿过鄉政府的林场,树木成行,

冬天没有绿绿的树叶,树林显得苍凉,

但若刚好下过一场大雪,那树木可是一身雪白,漂亮的紧。

 

兄弟姐妹中,我是比较臭美的,有一年遇到一场大雪,

远远的看见林子被雪修饰得像幅画,忍不住呼叫大哥,“我要拍照!”

然后冲进雪地,戴着那年自己织的長围巾,

拍了一张美美的照片。(当然,是风景美、围巾美,我不美啦。)

 

这样一路欣赏着,我们的情緒都很好。

又怎么能不好呢?

时是春节放假,不用上班、不用读书,

景是平日难见,看得赏心,看得悦目。

即便山路可能泥泞,

但也因为没有日常诸多烦事,我们都走得雄赳赳、气昂昂。

 

到了姑奶奶家,首先看到的便是姑奶奶一张亲切的笑脸,

姑奶奶话不多,见到我们,也不像一般长辈那样问长问短,

她通常都是给我们一个最发自内心的笑容,招呼我们就坐、喝茶,

然后就开始忙前忙后给我们准备午饭。

姑爷爷是个话比姑奶奶话还少的人,姑爷爷很听姑奶奶的话,

基本上姑奶奶指挥到哪,姑爷爷便冲锋到哪。

 

尽管两位老人家都是话不多的人,

可这么多年了,

我仍然记得他们看见我们时脸上那种開心的笑容,还有他们真心的接待。

 

母亲也和姑奶奶比较亲,但老妈属于家中的留守份子,

一般都是我們作她的全权代表,

母亲也总是会交待我们“拜年要去姑奶奶家”

 

姑奶奶一家人都非常憨厚,姑奶奶的儿子好像比两位老人话还要少。

姑奶奶有几个孩子我忘了,

但兒子是和姑奶奶住在一起的,每次我们去都能见到,所以比较有印象。

 

姑奶奶家境并不富裕,

可每次都会尽自己最大可能做一顿丰盛的午餐来招待我们,

当年我年纪还小,沒有替姑奶奶着想,

其实当时我们可以不吃饭,

或者到稍微有钱的三叔家搓一顿再去姑奶奶家,

可我们贪恋姑奶奶那种真心的欢迎、那种看见我们时绽放出的喜悦,

所以我们还是没心没肺的大吃大喝一番,

一边还眉飞色舞的大声嚷嚷,“姑奶奶,这道菜好吃!”

 

更覺愧疚的是,臨走,姑奶奶還會給我和姐姐發壓歲錢,

每人5塊,十多年前那可是很值錢的,

而且,姑奶奶的壓歲錢好像還是隨社會行情增加的,

後面幾年的壓歲錢不止5塊,不過具体數字不記得了。

想想也知道收到壓歲錢是多麽開心的事,

我哪還有心思替姑奶奶考慮到其他的。

 

 

姑奶奶拜年的慣例到大哥二哥成家后就没再延续,

兄长忙著自己的小家庭,我和姐姐则也上班。

渐渐的,尘事、琐事、烦恼事,一件件缠身,

尽管有时候想,我一个人也可以去姑奶奶家呀!可最终还是没去。

 

姑奶奶给我的记忆是少年时代最温暖的,

我喜欢看她皱皱的脸上绽放的一朵朵笑容,

每一朵笑容的名字都叫真心,

那种温情常常让我怀念,

而另一种怀念,

亦是与父亲、兄长、姐姐共同走过的那段亲情岁月,

最亲近的几个人,一起走路,一起談笑,

那样的时光是再也不会有了,

那样的快乐也只有在心灵的穹苍里淡淡重温,一遍遍回想。

 

如今远在他乡,更无法探望姑奶奶,

唯有祝愿姑奶奶姑爷爷:健康、快乐、平安。

 

懶馬手記。2003-10-17

 

 

今年春節母親來上海后,特意問起姑奶奶近況,

一問才得知,姑奶奶和姑爺爺早就去世了。

該怎樣描述自己的心情?

年歲越大,看到、聽到的生離死別便越多,

我們能抓住的是些什麽呢……

 

懶馬。2004-3-3

 

 

 

------------------------------------------------------亲人。记。卷首

顺其自然http://www.sqzr2006.com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