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和妈妈

听爸爸说,爷爷是从山东逃荒到安徽的,

然后就在安徽一个叫长山的小乡村安家落户。

 

那时候爸爸已经是个少年了,

因为是家中长子,爸爸受了很多苦。

经过许多年的奋斗,

爸爸终于从一个小小牧童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我们家族里的所有人都是穷孩子出身,

直到现在也都是一般家庭。

家族里好象也没有任何一家大富大贵。

 

其实自从知道长辈们原来是从山东过来的,

就暗暗有些遗憾:为什么我们不能仍然是山东人?

我并不怕被人指做忘本,我喜欢山东远胜于安徽,

也没有什么特别理由,

反正就是觉得自己宁肯是个粗犷的山东人。

 

妈妈是家中长女,排行老二,她的家境倒是比爸爸家富裕。

外公当年是那个时代的公务员,外婆做生意,

更重要的是外公的兄长当时在国民党政府担任高级官员

所以妈妈的生活环境远远好过爸爸。

我有一张外公外婆年輕時的照片那可真有点时髦家庭的感觉。

 

但是,世事无常,当外公的哥哥离开大陆远赴台湾之后,

妈妈家的生活开始大不如前。

后来,听妈妈说他们从四川迁移到有外公亲戚的江苏,

再后来,因为生计又搬迁到江苏和安徽邻近的地方。

 

缘分就是这样奇妙,两个如此不同的人相遇了。

 

那时候爸爸刚刚从政,

做着份类似小干事的工作,整天在各个地方蹲点,

走东走西,就走到了妈妈的家乡。

爸爸看上了妈妈,外婆也看中了这个女婿,

妈妈却不怎么动心,但架不住外婆的高压政策。

这是老妈的说法,但我相信年轻时候的爸爸一定是温柔的,

除了外婆的强势,爸总有他的优势。

 

终于,他们结婚了。

 

爸爸对外婆一直非常好,也非常听外婆的话。

而外婆也对我们家不薄,大哥和三姐就是外婆一手带大的。

三姐从小就跟着外婆,她甚至叫外婆为妈,

长大后三姐被送回家,

因为从小没有一起长大,

三姐和年龄相仿的 懒马却并不是特别亲。

 

外婆去世时,三姐和我都念高中,

依稀记得那年,三姐好象没赶上外婆的葬礼,

后来到夜深时分,她从学校赶回来,一个人跑去外婆墓地。

当时大人们都有些震惊,我那时也很震动,

因为我对任何人都没有达到那种依恋的地步,

觉得有些出乎意料。

 

日子就是这么快,

照片里父母年轻的容颜一转眼便苍老了,

 

而我们——他们生命的延续,正在茁壮成长,

正象有一天我们也会老,但是我们的生命也将延续。

 

 

馬老四。2002。

 

 

 

父亲的文字世界

父亲大名马成忠,年轻时代便从政,官场上有许多丑陋的事情,

我相信为人忠厚的父亲并不喜欢他的工作,

但为了养育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他一直辛勤的工作着,

除此之外,记忆里从没发现父亲停止笔耕。

 

我觉得,如果让父亲在政客和文人中做一个选择,

他一定愿意选清贫但却自由的文人。

当然,前提是没我们这几个讨债鬼。

 

父亲毕竟与我们这一代遥远,

所以,凭心而论,对他们那种“歌颂味”很重的文章,

并不是太喜欢。

我想,父亲也一定对我的文字不感冒吧!

虽然如此,

但因为是父亲的文字,所以永远都会觉得亲切。

 

 

 

父亲历年发表作品

 

故事

1986年发表于<党员生活>

《罗炳辉的故事-种荞麦》

1987年发表于<滁州日报>

《罗炳辉的故事-赔衣裳》

 

 

诗词

1968年发表于<人民日报>

《公社春天我们画》

1980年发表于<滁州报>

丰收的秋天》

《日推月移似箭穿

1981年发表于<滁州报>

迎朝阳 百花艳》

《渠水之歌》

1981年发表于<滁州报>

《庆祝建国三十二年

1981年发表于<清流>

《社员一步一层天

1982年至~

1994年发表于<滁州报> 

《梅花颂》

《崇高的岗位》

《双抢歌》

《满江红.农村新气象》

《满江红.献给建国四十周年》

《圩区旧貌换新颜》

《秋夜月耕曲》

《耕耘者》

《丰收的喜悦》

《满江红.庆国庆》

《农家春曲》

《日月绘宏图》

《蜜蜂之歌》

《果园春情》

《欢庆亚运》

《未来在校园里成长》

《春风把温馨送来》

1994年发表于<人民民主报>

《啊!春雨》

《夏日雨

 

 

对联

1981/82/83/84/85年发表于<滁州报>

新春联1

1988/89/90/91/92/93年发表于<滁州报>

新春联2

 

 

 

 

 

 

母亲大人

母亲年轻时是个要强的人,那时候四个孩子都读书,开销很大,

而她和爸爸的工资收入并不多,

她总是想千方设百计的让两个哥哥在钱上面没有后顾之忧,

在生活上更是倾注了满腔慈爱。

 

县城那条路,母亲走了多年,那样的来来回回,

母亲收获了孩子们的成材与出息,

同时失落的,必是她年轻时的梦想与追求。

 

为了孩子,

大人们都或多或少的把自己的某一部分遗弃了吧?

 

如今,母亲的世界就是孩子们是否幸福,

是否平安,是否前途无量,

我们快乐,她就快乐,我们幸福,她就幸福。

 

而我们对母亲的祈愿便是:健康、长寿!

 

 

花季的母亲。

她是个爱美的人,

瞧那蝴蝶结,整个花枝招展。

 

母亲对长发一直情有独钟,

她老人家一直希望我留长发,

希望我能有点女孩子的样子,

而我总觉得麻烦一直不肯妥协。

其实我不肯妥协的不止这一件事,

不过我觉得妥协并不代表孝顺,所以我故我。

 

 

老妈是我们家最爱拍照片的人,

也幸亏母亲有这个嗜好,我们才得以看见岁月走过的样子。

 

 

 

-----------------------------------------------亲人。记。卷首

顺其自然http://www.sqzr2006.com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