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我还能轻松的说打你屁股


昨天往家里打电话。

没人接。

再打老妈手机。

通了。我一遍遍喂喂,老妈却一直不回我话。

 

可是我听见了老妈的自言自语。

咦,这电话怎么没声音老妈 又像是跟旁边的人说话,

这是我家老巴子,上海的小女儿,她还不知道我住院了。

 

心一沉。

连忙转而拨姐姐手机。

一番对话之后才知道。

原来母亲因为颈脊椎引起脑梗塞,一时昏厥,还好她没有完全失去行动能力,

及时联络了姐姐,刚好姐姐的小姑子是县城中医院的工作人员,大家一起及时把母亲送进医院。

庆幸母亲症状不是太严重。

庆幸医治亦及时。

庆幸母亲目前一切正常。

 

这已是3月9号发生的事情。

姐姐通知了当医生的二哥。问二哥是不是需要去合肥。

哥哥了解了母亲的症状,说暂时不需要。

隔天哥马上汇钱给老妈。

我们家的孩子都不怎么喜欢打电话,我们比较喜欢看行动。

 

老姐没有通知我。

老姐说,告诉你也没用。

老姐说,妈没事。

老姐说,等好了再告诉你也不迟。

一时不知如何反应。人有点傻。说话有点结巴。

我的这个姐姐啊,虽然看起来温吞吞的,却说一不二。

 

后来和母亲通话。

母亲已经可以谈笑风生,说,

我刚刚还和同病房的病友说呢,是我家小女儿的电话,怎么没声音。

我问她,好好的怎么突然吓人。

还不是忙你大舅的寿鞋,3月8号才做好,一直低着头做,脑颈脖子酸痛,我就来回摇,

还以为活动活动好呢,医生说就是这样才坏事,应该躺下去休息就不会犯病了,

9号我在做饭时就不对劲,后来昏到在厨房,

还好能给你姐打电话,不然就坏了。

现在已经没事了。

早就嘱咐老妈不要盯着做寿鞋,这老太太愣是不肯听,

忍不住嘘老妈,真不乖,要打屁股。

老妈听我说要打她屁股,扑哧哧直乐。

 

再和姐姐聊,姐也说,妈一点也不听话,叫她别忙就是不肯听。

我说,姐你受累了。

 

我们兄弟姐妹四人,却只有姐姐一人在母亲身边,

母亲脾气不算好,又有些啰嗦,亏了姐姐诸多照顾。

我要寄钱回去,姐姐一顿抢白,直说不要。

 

老姐,你大概不知道,在我心里一直这样认为:

你对妈妈好,就是对我好。

我对对我好的人以及我应该对她好的人表示心意,怎么可以你说不要就不要呢。

咳咳,我也说一不二呢。。

 

还好老妈没事。

我还能心平气和的待在上海,

还能晚上看《我的团长我的团》一听孟烦了开口就乐不可支,

还能吃的香睡的着,

还可以笑笑的说,你不乖,打屁股。

但下一次呢。。。

 

不可以有下次。

老妈,我要你一直健康,一直快乐,一直一直这样忘情的大笑:

 

 

懒马亲情随笔。2009-3-13。

 

 

 

---------------------------------------------------亲人。记。卷 首

顺其自然http://www.sqzr2006.com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