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温暖的事,陪你一起66。 。。


6月4日。农历5月12日。周四。

今年农历5月13日是母亲66岁生日。

提前一天回家为老妈庆生。

 

这次悄悄跟跟老妈说,别告诉姐姐我要回去,因为那家伙一直要我省点钱,别回来。

只是人一生只有一次66,更何况这人生我养我。

钱固然是个好东西,但亲情比钱更重要。

 

7点斐车党送我上车。

自从家里有了直达汽车,我几乎不再做火车,

从前做火车的感觉,像灾难,极度不喜欢。

 

9点到芳茂山休息站。

我喜欢芳茂山这个名字。

途径:苏州。句容。汤山。南京。汊河。水口。

沿途还看到上海也有的一种树,一直不知名,

满树开满粉红色、蓬蓬的花球,宛如一朵朵轻云坐满枝头。

 

11点左右快到家,但却开始堵车。堵了将近一个小时。

家里也到处是施工现场,经济要发展,路似乎必修。

一修路,必堵车。

还堵心。

 

车上的人都在纷纷打电话通知家里人,我没手机,倒省事,

正好翻翻带给赵阳的绘本图书。

李冰的《不想告别的夏天》,很有趣,看得我咯咯直乐。

 

等待,如果变成转而做另一件事,就不是那么难熬。

 

家里也有出租车了,起步价3元,上海11,物价相差近3倍。

不过到县城12点左右,正是饭点,四周只有乡村马自达,

避开拉客的车主,找了个顺眼的,回家咯。

 

老妈做了10个菜等我。

肚子也真的饿了,吃的这个香。

后来给姐姐打电话,听到我的声音,老姐吃惊的都快无语了,看样子,她真被吓到了。。。

老妈不错,昨晚还和姐姐通电话,愣是口风很紧,只字不提。

姐姐还找老妈后帐,哦哦,妈你都不告诉我,哼。。。

 

这样回家很好,若告诉姐姐,她必定要去接我,正赶上上班还要找同事调班,

姐姐工作十多年了,一直三班倒,

她自己一点不抱怨,家里人却免不了心疼。

能让她多休息就多休息吧。

 

晚上姐姐一家过来。

赵阳又长高了,姐姐还让我俩比过,我忘了是到我鼻子还是额头。

已经成为小大人了。

也许是因为赵阳也比较喜欢画画,加之相对另外两个侄女来说,赵阳的环境要差许多,

所以一直以来对赵阳照顾多些,也更偏爱些。

好在赵阳越来越懂事。

懂事的孩子谁会不喜欢呢

 

姐姐上夜班,简单吃了点就去上班了。

晚上姐夫给老妈煮66个饺子。

母亲66,要吃女儿66块肉,这个风俗不知从何时承袭下来的,中国的传统故事结集出书的太少。

姐姐说她包的饺子活丑,我和妈妈都说无妨,重要的是心意。

心意到,一切都好。

 

饺子很小,姐姐是拿馄饨皮包的,包完直接放在碟子上,再放进冰箱,

后来饺子化冻,有点粘在碟子上,若硬拉,肯定破皮,

还是姐夫脑子灵光,把碟子直接放进锅里煮,

饺子熟了,自然从碟子上脱落。

 

母亲总是挑姐夫毛病,其实,姐夫也有优点,

常劝老妈,别吝啬,看到姐夫的优点就应该表扬。

没有人喜欢一直被责备。

 

姐夫近几年为了家庭努力许多,家境也渐渐好转,看到他们越过越好,我也很欣慰。

 

姐姐说赵阳很会来事,姐夫外出辛苦一天,

回来后,赵阳立马拿拖鞋,倒水,拿毛巾,再给老爸锤锤肩,

把姐夫幸福的,说累死也值了。

 

很高兴赵阳能有这份体贴。

想来日后,这丫头一定是很孝顺父母的。

 

老妈吃完66个饺子,我才突然想起,忘了拍张照片留念。

瞧瞧我这脑子,关键时刻掉链子。。。

 

 

6月5日。农历5月13日。芒种。周五。老妈66岁生日

昨晚和姐姐商量好了,生日宴在姐姐家办,吃晚饭。晚上姐姐姐夫才有空。

没有外人,只是家里人小聚。

 

上午下午都在帮老妈整理DVD。

老妈年纪大了,电器使用前讲后忘,最好的办法是把功能写到小字条上,贴在机器和遥控器上。

这磨练耐心的活,老妈就指望我了。

我的脾气其实并不算好,跟姐姐相比,我简直是臭头一个,

20几岁之前,我跟老妈几乎天天顶嘴,

10几岁之前,我们家那支鸡毛掸简直就是为我准备的,

如今,当年勇猛的妈妈慢慢衰老了,

而我也渐渐懂得为人子女应该孝顺父母,疼惜父母,

而今我只剩下一位可以疼惜的人了,所以,要耐心,耐心,再耐心。

 

可有的时候还是会被老妈烦到要跳脚。

结果,就在我一鼻子火有点小窜的苗头下,

老妈说,

我那些老朋友来玩,看到遥控器上写的字,都羡慕我,

说你女儿怎么这么有耐心,我们家儿子女儿理都不理我,叫我自己看,连老头子都不管哦。

我这一鼻子火就这么蹭蹭蹭三下两下灭了。

接下来干活,还有那么点美滋滋的。。。

 

下午和老妈一起去姐姐家,刚好看见一辆出租车。

到姐姐家只要4元。

 

姐姐已经准备好一桌菜:

有我之前爱喝的米酒。

好像第一次尤其好喝,后来的,渐渐不如第一次那么喜欢。

不知是品质不稳定,还是我只是喜新厌旧

 

姐姐还蒸了寿桃:

 

老妈许愿:

 

姐姐、我和老妈:

 

姐姐一家和老妈:

 

老妈生日是农历芒种,老妈说年年这天都会下雨,

果然,下午6点左右到姐姐家,刚进家门就有雨点落下,

吃到一半,就听屋外狂风、大雨、雷电,齐齐来临,

尤其风势吓人,姐姐家院子里的物件都吹的乱飞,

再接着,我们就被天意招待起烛光晚餐了。

一片黑。停电啦。

姐姐家地处城郊,许是电力局为了防患于未然亦或是为了保证城里用电,反正就是停电了。

我们没一个人发牢骚,继续吃吃喝喝,谈谈笑笑。

 

说来有趣,正吃饭,姐夫还接到他妹夫打来的电话,说是被风关了门,锁在房间里出不来,

要姐夫去帮忙开门。

那一刻屋外正是风雨雷电最狂暴的时候,我们这一屋子娘子军,

上从姐夫自己的妈妈,再加上丈母娘,姐姐、我,

最重磅的是姐夫的心头肉赵阳,无一不阻止姐夫此刻外出。

虽然是重重劝阻,但姐夫应该很高兴吧,尤其是赵阳抱着姐夫不给走,

当爸爸的一定很温暖,不然他怎么会说,还是女儿好。。。

 

还好后来那位妹夫用工具把门打开了。

一顿生日宴总算圆满吃完。

 

 

6月6日。周 六。

老妈的房子位于县城中心,如今正面临拆迁,

这次回去看到周边已经拆的差不多了,

老妈想拍点照片留作纪念,

以后这片地,据说要改成步行商业街。

 

从老妈家往外拍:

 

换套衣服,再配上俺妈亲手做的丝袜花,瞧把她美的:

 

 

再给大家看看老妈的宝床,一蚊帐的宝贝,第一次看到差点晕了,

老妈这审美观俺可不认同,

但,只要她喜欢,又有何不可:

 

下午母亲正要午睡,有人来访。

居然是大舅和大舅妈。

我快有20年没见过他们了。

小时候我和大舅常常对着干,说实话,不管从前还是现在我一点也不懂得忍让,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大舅妈更像是一家之主,为人也更实在些。

大舅前阵子身体不好,差点就准备后事了,

听大舅妈说,他们现在信基督,大舅住院那会,大舅妈和三姨娘【信天主教】都为大舅祷告,

后来大舅真的慢慢好转。

 

菩萨、老天爷、观音、上帝、天主、耶稣。。。

信与不信之间,总是很玄妙。

 

大舅妈说,你见老啊。

可不是,上回见我,还是白白嫩嫩一少女,这回见了,满脸褶子和色斑,都成阿姨了。。。

 

生老病死,谁都阻止不了。

 

三人笑成三朵花,老妈这朵比较灿烂:

 

下午还像赶场一样去了二中,看看落雪和欣然,见面只半个小时而已,

欣然刚刚暖场,有点见笑容,可我却得撤了。

答应老妈很快回去,若晚了,又被她唱大书。

而且,回去要给老妈做饭咯。。。

 

 

6月7日。周日。

下午1点半的车。

姐姐昨天夜班,要到9点才下班。

我和老妈边闲聊边理菜。

无疑的,毫无悬念的,必须的,

又被念叨俺的终身大事。

。。。此处省去若干字,反正,老妈念经,哪个当子女的没听过。

 

婚姻这事,20几岁我都不曾强求,如今快奔4,更不会耿耿于怀。

只是母亲一直放不下,她觉得我样样都好,独这一项,让她很是伤心。

 

我并不排斥婚姻。

谁不想活的精彩纷呈,被人狂追,遇到帅男,心个动,爱个深的,

只是自己如此普通,缺点又多,自尊又强,

有时候连自己都会不喜欢自己。

所以,爱情这难搞的东西,来了我不躲,不来我不追。。。

 

人生在世,怎能尽如人意。

活着、健康、快乐,过得去,就好。

 

中午趁姐姐妈妈都不在,私下里留给赵阳一点钱,嘱咐她先别说,

要是姐姐知道,又要跟我打架,推推搡搡的,我最受不了。

结果,这丫头等我临出门时又把我给出卖了。

无疑的,姐姐把钱又塞给我。

 

没想到赵阳会这么做。

我被小小感动一下。

要知道,有一部分是留给她的零用钱,当年两位哥哥回家,给我零用钱时,我是多么多么的高兴,

大哥对我最好,甚至我上班了还不时塞钱救济我。

我可从没想过要把钞票还回去。

比较起来,赵阳真是比我懂事,体贴大人。

 

无论亲情、友情还是爱情,一定要为对方考虑,情谊才会越来越牢固吧,

还好我们兄妹四个,从未发生算计钱的事情。

其实,如果我有能力,我多想对你们更好,给你们更多 。。。

 

原本很想回长山老家,看看院子里那棵栀子花,

如今正是盛开时节,一定满院子芬芳,

只是时间不够,又作罢。

休假4天,有1天在路上,只3天在家里,

每天都有要做的事,看栀子花,于是显得有些奢侈。

 

什么时候才可以气定神闲的逛逛自己的家乡呢

 

午饭过后,赵阳一时兴起,要给她老妈消灭白头发。

其实姐姐发质比我好,比我的黑,摸起来顺滑,

白发也看不出来,姐姐说,都藏在里面呢。

赵阳用剪刀在白发末梢剪断,俗话白头发拔一根长10根,好像真的很有道理,

我大概是从初中就开始拔白头发,父亲是少白头,我应该受了遗传,

只是我的头发一直很黄,所以少量白发还看不出来,

现在白发满头开花,我早已放弃不拔了,

而从前一直拔的地方白发真是越长越多,别的地方都比较平均,

唯独最常拔的地方,长了一窝。。。

 

赵阳给老姐剪白头发:

印证了那句话,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贴心牌。可用一辈子。

 

下午姐姐送我去车站。

很巧,回家和回上海,我都坐同一个位子。17号。靠窗。

 

挥别姐姐,前往远方,继续做尘世的小蚂蚁。

 

老妈,最温暖的事,就是陪你一起66,88,100。。。

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懒马生活随笔。2009-6-14。

 

 

 

------------------------------------------------------------亲人。记。卷首

顺其自然http://www.sqzr2006.com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