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女子郁馥馨:一个追梦勇士,一座筑梦古城。


2012年11月8日。

初冬时节,略有寒意。

在心心念了两年之后,又宅又懒又怕冷的我,

却终于在这个寒风乍起的季节启程,前往那座留住馥馨姐的古城——台儿庄。

 

说起与馥馨姐的相识,我不知道除了用缘分冠以,还能找到什么别的说法。

 

还是从头说起。

2009年2月我从马儿一长串的友情链接里逛到了默许那儿,

读的喜欢,便存了默许的网址,

后来又从默许那一串链接里串到了老娘的家,

很难想像一个台湾女子会自称老娘,

在我的印象里,台湾人温婉居多,文字方面也是温和善意的多,

结果老娘把我这种印象完全颠覆。

她的博客上写着:

年老色衰没有钱。

歹徒止步。

网上有趣的女子总是这么多,这个自称老娘的台湾女子,是如此真实而有趣。

我喜欢真实的人,如果她再因为真实而自然流露出有趣,

我便更喜欢。

 

网络如今早已与大众生活紧密相连,

我们在网上认识陌生人的几率要比从前高出不知多少倍,

可是,你看着那么多活得五光十色的人,你喜欢、欣赏、佩服、向往的不得了,

但你真正想认识的又能有几个呢,

多数时候,大家都只是安静看着,依然是ta精彩ta的,我们过我们的。

 

所以我说,网络上能够愿意彼此走近、交往、并慢慢成为朋友,

跟真实生活中交朋友一样,都需要莫大的缘分。

 

馥馨姐便是我想认识的陌生人,

很高兴,我上前一步,她紧跟一步。

就这么简单,我们藉由文字之亲,

一点点认识,一点点熟识,一点点从陌生转为亲切。

 

那个2月,我曾花了好几个晚上一篇篇读馥馨姐写的文章,

无论笑谈,无论生活,亦或是某些苦中作乐,

她给我的感觉都是坦坦荡荡、妙趣横生

还有更重要的是, 她从不避讳真实生活。

能像馥馨姐那样真实陈述自己感情的人有几个呢,

虽然馥馨姐后来说,

她并非像我感觉的那样毫无保留,每个人的心理尺度不一样,她其实也是有所取舍的,

可我还是认为她比一般人都更坦诚,更真实。

我看到她写的那些爱情往事,心里真是止不住的叹息,

这女子是多坦率,多勇敢,又多冲动啊,

她跟我真是有着天与地的不同,真佩服她的勇气,

我常常是把念头在心里搅个千万遍,最后作罢。
她不。

她只管按她的心,勇敢的,哪怕是被蒙了头的,也要朝前走。
 

2009年10月。

加入了馥馨姐老友狼哥为她成立的老帮菜园子Q群。

那里有更多她的朋友。也是与我完全不同的一群人。

也正是因为这个群,我对她的认识更多了些,

不是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么,

我相信,也感觉的到,这个群是一个真实意义的朋友群,

共度过岁月,挥洒过豪情, 深知彼此的糗事,理解彼此的处境,

是馥馨姐喝醉酒可以打电话说醉话而不怕出丑的依靠所在。

他们都很善谈,我掉进了一个知识渊博,妙语连珠,才思急智的圈子,

很开心的当听众,也很受益。

 

2010年2月。

馥馨姐短期回台之后,又再次回到了内地。

那一次她是应朋友之约去苏州工作。

苏州离上海多近啊,我便和她相约,有空来上海玩。

 

2010年4月10日。

我们真的在上海见面了。

那时我还没买手机,很难相信这个时代还会有人连手机都没有,偏偏我就是。

我在网上详细写了路线,然后有点小激动的去地铁站接馥馨姐。

馥馨姐对穿衣打扮不爱花心思,

人素面,衣朴素,浑身上下一点配饰也没有,衣服颜色也是暗暗的,

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不是太精神,

事实上她当时也确实心情低落,眉宇间有些轻愁,

跟网络上那个谈笑风生的老娘相比,馥馨姐实际上也算是个安静的人

而我现实则比网络更木讷,

好在馥馨姐还约了在上海工作的大鸟,加上我的好朋友斐车党,

一行四人边吃边聊,这才其乐融融。

 

晚上在斐车党家住宿,我们聊了一些她在苏州的工作和生活,

我与馥馨姐同榻而眠,馥馨姐极难入眠,一直要吃安眠药,

对于这点,相信每一个她的朋友都既担心又无能为力,

她的勇敢与无畏都在白天耗光了,

所以夜晚才会那么折磨她吧。

谁的生活能跟表面看到的一模一样呢,活在这世上,都有着不为人知的不容易。

 

如果说网络上的馥馨姐让我佩服不已,那看到现实生活中的她,

却是有一点点心疼了。

 

馥馨姐在苏州甪直 有一栋房子,苏州又是马儿所在,

我曾想,去看看她俩多好。

但这位姐姐的人生总是充满变化。

 

2010年7月。

馥馨姐辞去了在苏州的工作,她居然要去山东台儿庄了。

换作我,不知要犹豫挣扎多久,而馥馨姐说走就真的去了台儿庄。

如果不是认识馥馨姐,台儿庄这个地方对我而言就是一个地名,

我大概这辈子也不会想到要去那儿走走,

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让她那么义无反顾的一头扎进那座据说是充满梦想的城市呢,

我真的很好奇。

 

2010年8月11日。

馥馨姐邮件我,她说,有机会我还是满希望你过来玩,看看古城,也等于是回老家。

那时候,我虽然对那座城充满好奇,却并没有很强的念头真要过去。

但我此后开始,很留意馥馨姐写的关于古城的文章,

我承认,我慢慢被这座城吸引了,

在馥馨姐笔下,

一个个古城人物跃然纸上,一座座建筑仿佛直立于眼前,

我更要承认,馥馨姐妙笔生花,把那些人、那些事,都描述的充满趣味。

 

转眼就到了2012。

据说,这一年地球要毁灭。

我想这说法虽然没有给我的生活带来多大变化,

但确实是让我更看开了些,也更想过些自己想要的日子,

你瞧,我不说要过想要的生活,我不过是只想过几天想要的日子而已。

 

刚好我和馥馨姐的生日都在11月,

我便挑了一个中间日子,择日启程。

11-8∼11-11,我在台儿庄逗留了43

11日离开,一样是有心思的,11月11日是世纪光棍日呢,

我和馥馨姐两个老大不小的女人,都是光棍,而且可以称之为超级无敌光棍了,

这样一个看似凄凉的日子,

温暖而开心的聚在一起,喝点酒,说点闲话,我觉得真的很好。


去馥馨姐家住了两晚,感受了她的日常生活,
斗沟的房子还不错,但水电真不给力,
而馥馨姐毫无维修技能,也许是我自己也同样缺乏动手能力,
所以一起面临突发停电停水或是看到电器失灵,
又着急,又充满无力感。
庆幸的是,我们都是神经大条的人,又都容易满足,

生活只要过的去,便不会让我们面目全非。

 

馥馨姐在台湾出版的书籍。

可算等到机会读馥馨姐的书了,可惜时间太短,只完整看了一本小说《任性女子》。

 

也终于有了一张合影。此行唯一的一张。

谢谢梅心,这张构图很好,我很喜欢。

 

这次还见到了Q群里的梅心和小林,初次见面,交谈也不算多,但毫无陌生感。

还见到梅心的两个闺蜜,我忘记名字了,但记得一个是检察官,一个是老师。

检察官很善谈,也爱购物,有她在的地方,很热闹呢。

 

还托馥馨姐的福,见到了她在台儿庄的朋友们,

谢谢刘崇圣来接我,谢谢黄娜帮我倒照片,

谢谢刘学海陪我们喝酒聊天,

也谢谢洪方坤请我们吃火锅还热心的送我画册、又送我去车站。

还有,创造这座城的陈伟,也想谢谢他,

感谢他以及与他一起耕耘梦想的人,感谢他们为了梦想所做的付出。。。

 

最要谢谢的,当然还是馥馨姐,

看到你在台儿庄,受到那么多的尊重,很为你高兴,

祈愿你早日找到你的英雄,

虽然你说现世安稳的狗熊也行,但我却不这么看,

我觉得,你等的,你愿意爱的,始终是你心目中的英雄。


很高兴,我终于去了台儿庄。

 

 

郁馥馨,一个值得你认识的性情中人。

 

郁馥馨_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yufuhsin

郁馥馨_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210270863

郁馥馨主编之杂志【天下@第一庄】

 

 

 

懒马友人。记。2012-12-1

 

 

 

------------------------------------------------------------友人。记。卷首

顺其自然http://www.sqzr2006.com